脢脳脪鲁 九州天下官网 协会活动 政策指南 企业展示 会员园地 通知公告 思想建设 荣誉奖项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>>首页 > 会员园地 >
 
年海南海花岛上的新鲜事会员园地候鸟老人开办“模拟法庭”——新
2019-02-23 18:23

  去年春节,本报曾报道了海南候鸟老人开办“模拟法庭”的事。在北京知名律师庞标的带领下,老人们纷纷披挂上阵,不必载歌载舞,光靠一张巧舌如簧的嘴就能笼络一大票粉丝。新春将至,正赶上海南海花岛第一批业主进户,这不,“模拟法庭”又出新节目了——

  中国海南海花岛坐落于海口西侧一百公里的儋州市,是恒大地产投资兴建的全球最大人工填海岛。鸟瞰海花岛,如同海上绽放的花,三个大花瓣,非常漂亮。1号岛是主岛,吃喝玩乐应有尽有,目前还在施工,它承担着改变世界旅游格局的任务;2号岛、3号岛是住宅区。2018年底,住宅区陆续交房。

  庞标律师对本报记者说:“今年是海花岛的第一个新年,必须热热闹闹的。我们模拟法庭随儋州歌舞团一同来海花岛表演。本次模拟法庭有1个审判长,2个审判员,再加上原告、被告和证人,一共9个人参演。我们还专门租借了服装和道具。”

  庞律师介绍,“本次我们模拟的是一起继承纠纷,弟弟起诉两个姐姐要分遗产,作为家里惟一的男孩,他想要分得全部遗产,依据是母亲的遗嘱,但遗嘱是口头遗嘱,有两个证人给他作证,剧情起伏全部呈现——弟弟想分得全部遗产已经被公认了不行,因为男女平等,但是遗嘱为王,这也是法律法定的,可偏偏遗嘱又有些瑕疵,是口头的,即便弟弟找来了两个证人,一个是医生,一个是病友,病人坐着轮椅来上庭,非常有视觉感。此外,我们还设置了很多的旁枝错节,可辩论的地方太多了。”

  “模拟法庭的全部程序完全按着真正的诉讼法程序来进行,最后我们还做了调解,调解意见不一致呢,就请大家回去考虑,下次开庭另行通知。底下有的观众喊,‘怎么没判决呢?赶紧判!到底归谁?’”

  庞律师介绍:“模拟法庭的剧本灵感都来自生活中的真实案例。这是我多年的工作经历和舞台效果的融合。”每次演出,庞律师都会亲自写剧本大纲,这次也不例外。“比如原告是家里的小弟,自幼离家求学,除了享受家里的供给,没给家里做过任何贡献,但他是家里惟一的男孩,家族又重男轻女。父母二人经营了一家服装厂,叫春秀服装厂,春秀就是大女儿的名字,因为是生大女儿的那年办起来的厂子,大女儿毕业后接了父母的班,做起了服装厂经理,把小作坊发展成了服装有限公司,在当地小有名气;二女儿没上过学,在家照顾父母,基本属于家庭妇女。这样姊妹俩的人物性格就都鲜明了。”

  “还有一个设定很重要,”庞律师介绍,“这家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?他们是在二女儿家中,因为煤气中毒死了,因此也有了小弟的指责,‘你照顾爸爸妈妈有功,但是你没照顾好,照顾死了,他们就是死在你家里的,煤气中毒是你不精心检查煤气管道,导致煤气泄漏,你不能说你没有责任!’二姐的反弹同样很大:‘这个指责太严重了,不是相当于我把父母杀了吗?’这也是整场的高潮。大姐想多分财产的理由是公司一直由她打理,而且是以她的名字命名。‘我要多分,我要继续掌管这个公司,小弟你什么都没有干过,虽然你是个男孩。’”

  作为家里惟一的男孩,三弟继承遗嘱的依据就是遗嘱。“但我们给这个遗产也设定了很多可辩之处。首先,给遗嘱作证的人值得怀疑。作为一个医生,你干嘛参与人家的遗产问题?当时你作为医生治疗的时候,你听人家说这个干嘛呢?谁找的你?怎么来做的证?另外,当晚演出时,二女儿临场挖掘出一个新的观点,她说:‘这(遗嘱)不算正式的,就是一种聊天,我在照顾妈妈的时候,她也经常跟我说,哎呀,亏了你啊,二闺女啊,这次病了,又是你及时给我救回来,等我死了,我这些财产都得给你啊。我这也有证人啊,如果这能算遗嘱的话,我能找八个人给我作证。’她这个说法是排练的时候都没有想到的。”

  由于演员们都不是专业的,演出时总会出一些乐子,跟演小品一样。庞律师说:“比如本案中父母是同时死的,这是固定剧情,演出时却出现了岔头。姐姐问,‘我妈妈说遗产归儿子,那时候我爸爸在吗?我爸爸同意吗?这是共同财产,为什么她说行就行?’这时候证人突然冒出来一句,‘那时候你爸已经死了。’他一出这话,吓我一跳,底下的观众‘哗’一下就笑了。”

  “这个小失误倒成了全场的大乐子,大家下来后津津乐道。现实生活中,这个证人就是原告的夫人。演出完,俩人下来就急眼了:‘有你这么作证的吗?把我这个原告都给做完了,这不是说瞎话吗?’‘我一上去就紧张,排练的时候他们也没问我爸爸在不在啊?我张口就说出来了,说完我就知道我说错了。”

  庞律师对本报记者说:“我们的演出队伍中,有些人退休前做过干部,有局级、处级的领导,有些做过企业的高管,但都没有经历过开庭,甚至都没有进过法院,更没有穿过法袍去敲法槌。坐在原告席上陈述自己的主张、证据、辩论,这些对于他们十分陌生。有一个老哥,在退休前是个领导,找到我说想演审判长。‘你看我在咱们这些人里面级别最高,原来我在单位的时候,跟司法局就是楼上楼下,他们司法局的领导,我很熟悉,我懂一点法律,我可以胜任这个审判长。’可排练了几回,他自己就不练了,‘不行不行,他们一吵起来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’。”

  跟着庞律师参演了几回模拟法庭,不少老人都成了老“戏骨”,演着演着就容易入戏,认识了好几年的老邻居老伙计,可能就因为分别饰演原被告,而且双方都很较真,最后掐了起来。庞律师笑着说:“排练的时候,只要我不在现场,老人就得干起来,因为他们都太‘入戏’了。我每次到现场,最先要强调的就是别掐架。老人跟小孩一样,得哄着来。不只是老年人,我在南开大学讲课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学生,俩人住一个寝室,模拟法庭上一个是原告,一个是被告,法庭上俩人杠上了,休庭后依然争论,最后回到寝室,谁也不理谁了,上大学那几年都没说过几句话。等到俩人毕业十年再见到我的时候,才把这个疙瘩解开。‘那时候我们俩谁都不理谁,因为在法庭上他胡说八道,老师给的词,他不按着说,他突然说出一句别的词让我在舞台上卡壳,出我的丑。’带老年人演出模拟法庭的时候,我总举这个例子,‘年轻人容易犯这种问题,咱们都是老哥老姐了,大家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对不对?’就得这么哄着。大家一块儿演出那股高兴劲儿甭提了,我们有一位特别热心的老大姐,没有安排上角色,最后她负责推轮椅,把证人推上台,摆在那儿,下去,这就演完了,一句台词都没有。但老大姐兢兢业业,因为话剧必须一个人都不能出错,有人出了错,这个戏就没法进行下去了,所以你只要上场,就是剧中角色,你负责给他推轮椅,那你到底是他妈妈、女儿、姐妹、朋友、邻居还是保姆?你自己心里要知道,女儿和保姆推轮椅的方式是不一样的,你有你的角色,你有你的心理定位,虽然没有台词,你也要入戏。”

  海花岛的这场模拟法庭演出,最终并未判决。台下的观众们看得意犹未尽,公说公的理,婆说婆的理。从事多年律师,并在模拟法庭中扮演审判长角色的庞律师说:“我们还真没有把这个判决设计进去,不过显然原告的证据有些瑕疵。第一,遗产是来源于父母的共同遗产,一个人的遗嘱算不算数?因为是一块死的,就算两个证人生效,也涉及到处置两个人的共同财产,共同财产不见得全部有效,可能部分有效,也就是说原告(受遗嘱继承的人)会多得一些;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法律对于临终口头遗嘱的限制特别多,会员园地在母亲住院到煤气中毒而死的这半年当中,她应该将口头遗嘱形成文字,儿子也可以提醒母亲:‘妈啊,你还记得吗?你在上次的时候说过这话,您给我写下来吧,写下来,让我爸也签一个字’,如果这样的话,那么整个工厂的股份和家中财产就都归原告。至于大姐说她一直是工厂的总经理,理应多得一些遗产,这也不成立。因为总经理并没有股份,公司股份就是父母各占百分之五十,即便母亲是董事长,她也不能独自处置丈夫的遗产。大姐说她在这打理了二十年,智慧都贡献给这个工厂了,没错,但是你也拿工资啊,你拿了你相应的待遇啊。这个大姐攻击二姐,你对工厂没什么贡献。二姐攻击大姐说,你在厂里还少拿了好处啊?你家买了车买了房,不都是在厂里得的好处?二姐说一直是我在照顾父母,应该多得,法律确实有一条,谁对父母尽孝多的,谁应该多得,但是这条法律多是指比较悬殊的,比如两个儿子,大儿子毕业就出国了,二儿子在家照顾父母,那么二儿子就应该多得一些。可是这家的姐弟三人都生活在一起,也时常看望老人。大姐和三弟也都指出,‘爸妈俩人的退休金加起来一个月有一万六千块钱,老二你照顾他们才花几个钱啊?他们的工资卡都在你手里,这些年你照顾爸妈少从他们身上揩油了吗?’最后调解时,作为原告的弟弟说,‘三套房子给俩姐姐一人一套,但是公司我得要,如果给她们一些股份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我要当董事长。’大姐却说‘股份我要百分之三十四,弟妹各三十三,我必须经营公司,我可以让弟弟当董事长,但我要做总经理,我要实际经营,因为你们都没有经营过,工人们都不认识你们,你们去了,这盘棋就散了,工厂有我的心血。’老二说:‘父母也死了,我也没工作了,我同意大姐的意见,她来继续经营,三弟当董事长,她当总经理,我当财务总监,要监督财务,否则,挣钱的话,大姐说没挣钱,分股份老也分不到,都是虚拟的股权也没意思。整个案子就算完成调解了。”

  台上的演员演得尽兴,台下的观众看着高兴,通过模拟法庭的形式,潜移默化地对老人进行普法。庞律师说:“过去我们排演过一起老年人再婚的案子,结婚刚一个月老头就死了,小微企业减税降负添动能营改增税制,老头的子女就来告后老伴,虽然她现在是法律上的妻子了,但子女们认为她有过错,甚至有谋害的嫌疑,‘她不能够继承老人的财产,这个女的天天打麻将,根本不照顾我爸。’我们在剧中给这个后老伴的人设是个混账,但财产还是得有人家的那部分。我们宣判完以后,所有人都来找我说不服,这样的混账女人不能给她,可谁让你俩登记领了结婚证呢?我们也想通过这出模拟法庭提醒老年人们,老了老了在一起搭伴过日子就行了,再婚有风险,登记更需谨慎。”

  庞标,全国著名律师。执业三十年,多年来担任全国律协、北京律协重要职务,曾获取各种荣誉称号。自2016年患病进入半休养状态。每年利用冬季在海南休养时段,坚持义务普法讲座,带领老年人搞模拟法庭等活动,深受广大候鸟喜爱。庞律师表示今后仍要自费将此活动进行下去,带领候鸟队员在海南巡演。

 
会员园地
·务体系建设的实施办法会员园地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推动
·年海南海花岛上的新鲜事会员园地候鸟老人开办“模拟法
·案优化的批前公示2019-3关于海花岛部分项目外立面、方
·目启动整治修复工作海南:对海花岛等项
·局会员园地通告澄迈县国土资源
企业展示
Copyright © 2015 九州天下官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
技术支持: 织梦58
备案号:粤ICP备32615856号